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管 江苏经济报社主办 新闻热线:(025)52258319 监督电话:(025)52265477
江苏经济网 > 今日头条 > 正文
智库视点 直面现实  留得青山赢未来
2020-05-22 22:51:00

5月22日,疫情特殊背景下延期两个多月的政府工作报告在万众瞩目中正式“出炉”。跟往年相比,今年这份字斟句酌的政府工作报告虽然在篇幅、时长上都有所减少,却依旧“干货”满满,特别是在国内外普遍关注的宏观经济增长、减税降费和稳定外贸外资等诸多领域亮点纷呈,引发了不少专家学者热议与点赞。

不设经济增长具体目标是务实之举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史无前例地没有设定经济增长具体目标,并且说明“主要是因为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我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

“这是在疫情带来巨大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尊重实际和经济规律的务实之举。”江苏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吕永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解读。

他认为,一方面,当前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有从外生性、脉冲式冲击向内生性、系统性冲击演变的趋势,不设经济增长具体目标,有利于集中精力防控疫情和恢复生产。从这个角度看,不设增长具体目标绝不是消极的,而是积极的,是引导地方以变应变、以变制变,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放开手脚推进经济增长。

另一方面,不设增长具体目标相当于明确一个信号,即中央不鼓励为增长而增长,不会为保某一增速而搞政策强刺激、大水漫灌,不要注水的、虚高的GDP。“这也是党中央、国务院一直强调的,并不因本次疫情而改变,显示出中央推进高质量发展的战略定力。”吕永刚说。

他表示,政府工作报告虽然没设定经济增长具体目标,但设置了失业率等指标,意在强化就业指标的关键导向作用,在疫情对就业造成巨大冲击的背景下加大稳就业力度,以稳就业带动“六稳”,掌握应对重大风险挑战的战略主动。“保就业的关键是稳预期。”他建议,大力发展在线就业、非正规就业、灵活就业以及大众创业等新业态、新模式,以进一步稳定就业。

有人担心不设定增速目标,达不到一定增速就没法实现脱贫攻坚目标。“我认为不必过于纠结。”吕永刚说,疫情对低收入群体和社会弱势群体冲击更大,直接影响收入水平,不少人面临返贫或相对贫困的风险。增速固然重要,但对这些群体来说,更关键、更直接的影响在于精准扶贫、就业扶持、政策兜底和社会支持力度。“只要在这方面加大力度,精准施策,就有条件实现决胜脱贫攻坚的战略目标。”

减税降费缓解中小微企业燃眉之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特别指出要‘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字里行间流露出决策层对中小微企业的高度重视。”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付一夫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原本经营风险就相对较大的中小微企业与个体工商户都遭受了一场“雪上加霜”,在收入和现金流受阻的情况下,仍要支付房租、工资、利息等刚性支出,经济负担剧增;同时,生产经营的暂停可能导致中小企业订单合同违约、资金周转困难,所承受的风险也在增加,这给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生存发展带来了极大挑战,即便是到了后疫情时代,也难以立刻走出困境。

一直以来,中小微企业代表着中国经济的基本盘。官方数据显示,当前中小企业数量占我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为国家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创造了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完成了70%以上的发明专利,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

付一夫认为,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新增减税降费约5000亿元”“延长执行期限”等实招,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有助于降低其经营成本,缓解资金压力,提高盈利能力,帮助它们渡过疫情难关。

“从长期来看,减税优惠还可以促使企业将更多的资金投入至产品优化、创新研发与扩大再生产中,进而推动整体产业转型升级,提升产业竞争力与经济增长质量,削减宏观经济下行的压力,同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顽疾,增强国民经济抗风险的能力。”付一夫进一步表示,政策支持虽然能缓解中小微企业的燃眉之急,但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它们的发展轨迹;若想涅槃重生,中小微企业除了“他救”,更需要的是想办法“自救”。

“从加快数字化转型步伐、拓展线上业务、融入供应链体系、优化产品与商业模式等方面发力,才能为自身的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付一夫说。

开放合作保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推进更高水平开放,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这对于开放型经济大省江苏来说尤其重要。”南京大学长三角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南通大学特聘教授张二震说,受全球疫情冲击,很多国家经济停摆,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各国政府可能会更加重视经济运行供给侧的安全保障,鼓励企业构建相对封闭的供应链;企业也可能会重新规划产业链布局,包括向安全度高的市场转移、加强国内重要节点布局等。但是,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绝大多数国家都融入了国际分工体系,特别是国际化企业,很难轻易“脱钩”。“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不是靠封闭,正是靠开放合作。”

在张二震看来,稳定外贸基本盘有三个“不能丢”,即传统出口市场基本盘不能丢,传统市场缺失或份额减少,不仅在短期内会对江苏外贸产生严重冲击,且要想“捡”回来也会更加困难;外贸发展的产业链基本盘不能丢,尤其是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下,外贸发展实际上是建立在本土承接和构建的产业链基础之上的;此外还有服务国民经济发展的进口功能基本盘不能丢。

“同时,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要大幅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对江苏来说是重大利好。”张二震说,贸易投资一体化,在江苏表现得尤为突出,可以说有外资就有外贸。因此,江苏要将招商引资作为稳外贸的抓手。“目前,江苏各地都在忙招商,苏州、南京等地还把2020年确定为招商年。”

对此,江苏省金融研究院新金融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蒋昭乙建议,江苏在稳外资时,必须转换观念,实现从提供优惠条件到提供优质服务的转变。他认为,随着各项制度的逐步完善,传统招商引资模式已逐渐不适应市场发展需要,招商引资时不能再一味地“谈买卖”,而是要立足在如何做好服务上,以服务效率吸引外资。这就需要政府部门提高服务效率,打破部门壁垒,简化各种管理和服务程序,打通数据封锁,进一步开放信息体系等,让企业不再为各种审批事务烦恼。同时,要尊重市场规律,注重利益关系的调整,并抓住时机建立健全外商投诉受理机制,完善处理规则,让在江苏投资的外商吃上“定心丸”。

江苏经济报记者 杜颖梅 陈春裕 曾伟

  编辑:田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