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管 江苏经济报社主办 新闻热线:(025)52258319 监督电话:(025)52265477
江苏经济网 > 新闻 > 高层对话 > 正文
以产业错位竞争推动淮海经济区高质量协同发展
2020-08-07 20:54:00

2018年10月18日国务院批复的《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提出“着力推动苏鲁豫皖交界地区联动发展,打造省际协同合作示范样板”,为淮海经济区新一轮联合共建创造了历史性机遇,对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升区域开放合作水平以及推动区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等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徐州市双楼物流园拓展外贸集装箱航线,提升国际服务能力, 园区货物可通过海洋联盟40条航线发往全球。图为集装箱码头正在装卸集装箱。高刚

 

协力同心,共谋协同发展新愿景

区域协同发展旨在打破行政区划限制,促进资金、人才、技术、信息等资源要素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获取区域内各地区各部门优势互补、共同繁荣的整体效应,从而提高区域整体竞争力。区域协同发展是一个系统性的动态演进过程,包括产业分工合作、要素优化配置、公共设施共建共享、资源环境协同治理等诸多领域,受到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实现区域协同发展,需要突破行政管理体制机制束缚,打破地区间贸易保护壁垒,将政府力与市场力相结合,发挥区域内各地比较优势,明确各自功能定位,统筹推进局部特色发展与区域整体功能提升。

2018年12月9日,首届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座谈会在徐州召开,来自苏鲁豫皖4省10个城市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共商融合共赢新举措,共建协同发展新机制,明确提出要深化区域内各市在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协同培育发展、生态环境联防联治、社会事业融合发展等重要领域合作,协商议定了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机制以及交通、产业、生态、社会等相关工作方案,以合作求突破,以协同求共赢,合力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迈上新台阶,打造区域协同发展示范样板。2019年11月14日,第二届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座谈会在淮北召开,进一步提出要以更加开放的视野、更加主动的姿态,构建更为完善的协同机制,开展更为深入的区域合作,在打造省际协同合作示范样板中展现更大的担当和作为,并签订了《2020年淮海经济区“十四五”规划对接暨产业协同发展合作协议》《淮海经济区产业投资基金合作协议》等合作方案。可以看出,产业协同发展作为各成员市合作的核心领域之一,摆在了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的重要位置。

产业同质,面临协同发展新挑战

当前,淮海经济区产业同质化问题较突出,缺乏充足的产业转型升级动力。事实上,为拉动各省GDP增长,提高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和在全国影响力,淮海经济区各市在谋划部署产业发展时,往往将注意力集中在几个产值大、利润高、见效快的产业部门和行业上;各市因所处地理位置相近,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相似,导致产业结构相近、发展路径趋同、主导产业优势不突出。以工业为例,从淮海经济区各市“十三五”规划看,徐州、连云港、临沂、枣庄、宿州等市均以食品、化工、冶金、机械、建材等传统产业和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等新兴产业为重点,宿迁、济宁、商丘、淮北、菏泽等市则以纺织、食品、机电、家居、建材等传统产业和高端装备、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材料、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为重点。此外,徐州、济宁、宿州、淮北、菏泽等市在资源开采、煤电能源、农副产品加工等行业也存在程度不一的相似性。综合来看,大多数城市把装备制造、食品、化工、建材、冶金、纺织服装等作为重点产业,并积极发展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产生了资源性产业依赖特征明显、新兴产业发展定位高度雷同等问题。

从淮海经济区资源禀赋、区位条件及国家政策导向等方面分析看,产业同质化既有一定的客观性,但在经济发展中也存在许多弊端,如导致投资生产分散,各地比较优势难以发挥;要素资源不合理竞争,以邻为壑抢占发展资源造成内耗,严重破坏区域产业链条的拓展延伸;低水平重复建设,导致土地、资金、人力等资源及产能浪费;资源要素跨区域整合难度大,制约区域整体高质量发展,等等。实践证明,大而全、同质化的产业规划更有可能最终带来“小而散”的产业配置,造成各地区间产业关联度不高且难以形成产业集聚效应,不利于区域产业协同发展与综合竞争力提升。

日前,徐连高铁首条接触网导线在连云港站至东海站区段首锚段成功架设,标志着徐连高铁四电工程正式进入挂网架线阶段。视觉江苏供图

 

错位竞争,激发协同发展新动能

为推动淮海经济区高质量协同发展,必须始终坚持分工合作、错位竞争、各具特色的产业发展思路,不断加强政府协商与市场推动,充分发挥区域内各市比较优势,促进各市间产业分工与合作,形成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省际市际产业合作新格局。

一是树立区域协同发展新理念。摒弃区域合作可能带来资源流失、竞争失衡、差距拉大的传统观念,打破以邻为壑的封闭思维,努力营造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优质营商环境,着力激发“1+1+···+1>10”的系统潜能,提升淮海经济区双向开放与产业发展综合竞争力,拓展区域品牌影响力与跨越发展新空间,构建环渤海与长三角两大发达经济区域之间快速成长的新兴经济增长极。

二是推动资源要素合理流动。发挥政府协商和引导作用,突出市场的主导和支配作用,完善政府协商与市场合作机制,建立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省级会商机制,推动区域内大、中、小城市乃至县乡之间相互开放,促进商品和生产要素在区域范围内自由流动,提高区域资源优化配置能力,调整优化区域产业布局。

三是推进区域产业协同发展。新时期的淮海经济区产业合作既要顺应互联网经济、智能经济的时代潮流,还要立足于区域特点和实际情况。从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看,各市要充分发挥资源禀赋、区位、交通、产业基础等比较优势,加强政府间沟通与产业联动协作,建立完善地区之间产业规划协调及区域综合统筹机制,在保有一定客观性、合理性产业同构的基础上,把分工协作、产业链延伸、园区共建等作为产业协同的基本动力,把产业融合、集群发展、绿色生态等作为产业协同的重要动力,把科技创新、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等作为产业升级的关键支撑,有序推动各市产业错位发展与转型升级,加快形成产业错位竞争、特色发展的新优势。

四是发挥中心城市引领带动作用。推动徐州加快建设区域性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先进制造业基地和现代服务业高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科技创新、要素集聚、市场流通、金融服务、人才牵引等作用,不断增强中心城市综合承载力和产业辐射带动能力,更好发挥徐州作为区域协同发展倡导者和区域合作发动机的独特作用。

淮海发展研究院、江苏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副教授 简晓彬

  编辑:薛培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