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管 江苏经济报社主办 新闻热线:(025)52258319 监督电话:(025)52265477
江苏经济网 > 新闻 > 江苏财经 > 正文
种粮大户的新时代
2019-04-13 17:52:00

  系列报道二十

  天气经历了一轮阴雨刚刚放晴,泰州市姜堰区蒋垛镇许桥村村委会副主任陈荣秀就开始和儿子忙着继续筛土铺肥,抓紧做好插秧前的准备。“15号小麦就要开始防治虫害,持续扬花期要防治赤霉病和白粉病。”他说,种田一步都不能让,每一步都得抢时间。

  这几年,从外出打工到回乡种地,从办起家庭农场到全程机械化种植,再到把90后儿子喊回家一起种粮——在姜堰农商银行的一路支持下,陈荣秀正在开启种粮大户的新时代。

  家庭农场搞起规模种植

  2013年,在外地做瓦工搞装潢的陈荣秀回到家乡担任村委会委员时,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种粮大户。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农村人口老龄化,田地面临被抛荒的困境。2014年下半年,许桥村村委会决定响应国家号召,在村里推进土地流转。“我作为基层干部,又懂点种田知识,就主动带头试着承包了100多亩地。”陈荣秀回忆说,他选择了家庭农场这一新型农业经营模式,也自此开始与姜堰农商银行打起交道。

  记者第一次见到陈荣秀就是在姜堰农商银行蒋垛支行,穿着普通的他熟门熟路地走进来,和在场的客户经理们打着招呼,随意找个地方坐下,仿若到邻居家串门。“从一开始办工商营业执照,他们就帮我跑手续。”陈荣秀指着旁边正忙着接待客户的俞杨龙说,包括后来的土地流转经营权证,都是姜堰农商银行的客户经理帮他一趟趟去区里跑下来的,即便中间负责联系的客户经理换了人,也没耽误他一点事情。每次客户经理告诉他需要什么材料,他只要把材料交到农商行就行了,“剩下的都是他们去跑,没让我费一点心。”

  2015年,陈荣秀承包的土地增加到200多亩。流转来的土地必须在签完合同后先将租金付给农民,每亩地的租金是1000元,这一下子就要20多万元。手头的钱不够,怎么办?陈荣秀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农商行,结果很快就拿到第一笔贷款10万元。

  2016年,姜堰开始试点土地流转经营权抵押贷款,姜堰农商银行推出“良田贷”,全额贷款利息5.66%,政府财政贴息50%。“相当于我们拿一半,政府拿一半。”陈荣秀算给记者听,之前办理正常农业贷款,利息是百分之八点几,10万元的利息需要八千多元;有了“良田贷”,他现在的贷款增加到30万元,利息也不过就是八千多元,这明显降低了成本。

  贷款成本大大降低,让陈荣秀更有胆子地去创新,去承包更多的土地,扩大规模种植面积。如今,他已流转承包436亩土地。就在几天前,他又签下了130多亩新包地的合同。

  全程机械化还要再添无人机

  在陈荣秀的仓库里,记者看到了收割机、旋耕机、植保机、育秧机、高速插秧机……“现在种粮,不搞机械化不行。”陈荣秀解释说,一方面,随着农村老龄化加剧,很难请到人来干体力活,“肥料一桶有20斤重,老年人也背不动,用洒肥机就轻松多了”;另一方面,不搞全程机械化,种粮就根本赚不到钱。种粮要想赚钱,除了辛苦还必须精打细算。而自己操作自己的机械,就算是和请人来机耕比,一亩地也至少能节省15元。

  最初,陈荣秀主要和妻子一起人工劳作。打农药治虫时,夫妻二人拉着管子在农田里来回跑,一天下来只打了50多亩地,效率不高不说,人也累得吃不消。这让陈荣秀下决心置办农机具,“宁愿钱少赚一点,也要注意人的身体。”植保机一买来,不但妻子被解放了出来,而且一天能完成200-300亩地作业。

  搞机械化必须有投入,陈荣秀不久前刚在家自己算过,截至目前他已投了70多万元。这些投入里,有来自国家和省里的补助——比如购买一台大拖拉机可获得财政补助2-3万元,还有来自姜堰农商银行的贷款。2017年,陈荣秀在姜堰农商银行的授信额度增加到了25万元,2018年授信30万元,随用随贷。

  去年,陈荣秀和儿子又看上了无人机。“用无人机治田间虫害更方便,而且能减少压苗损失。”他对记者说,一台无人机五六万元,电池也不便宜,一个就要三四千元。好在有姜堰农商银行贷款支持,可惜的是去年8月他已将30万元的贷款额度用光,只好等到今年。

  希望种粮更有前途

  聊起这些年种粮的收益,陈荣秀颇多感慨。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如果年景好,一亩地能有二三百元纯利润,“还是不错的”,但若遇到自然灾害就不好说了。2016年连续大雨,他有40多亩地干脆一点没能收上来,全烂在地里,只能直接用在拖拉机耕翻在田里做肥料。那一年,100亩地就亏了6万元。

  除了要看天吃饭,粮价波动的影响也不小。今年眼看着水稻行情从每斤一块四毛多跌到现在一块一毛多,他不由暗暗着急:“只能试着和把土地流转出来的农民商量,看看能不能把土地流转价格降一点。大家也都看得到我一年的辛苦,应该会理解。”

  尽管如此,陈荣秀还是希望能想办法让种粮更有前途。为此,他甚至把90后的儿子叫回来一起种地。

  2016年,大专毕业的儿子在镇江一家电厂打工,一个月工资五六千元。陈荣秀劝说儿子回来:“种粮虽然赚不了什么大钱,但一年里忙完6个月左右就都比较清闲了。你回来帮我,我照样给你发工资。”

  如今,儿子已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大忙时,儿子在前面收,他就在后面机耕;平时农机具出了问题,父子俩全会上手修理,儿子还帮他在网上买零件,“一根插秧针在网上买能便宜一半。”陈荣秀略带点炫耀地说,村里和儿子同龄的年青人只有儿子一个回来种地,小伙伴们都戏称他为“小地主”。

  新流转承包的130多亩地签完合同,陈荣秀今年的计划就完成了一半。“我算过,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农场最多能种600亩田,超过就忙不过来了。”他介绍说,地太多会影响田间管理的精细化程度,从而影响收成,“这是一点都不能马虎的。”

  计划的另一半就是买无人机,机型早就看好了。前些天,陈荣秀又特意和儿子一起去学习了无人机的操作。“6月份小麦就要收割,必须在这之前买回来,便于后面水稻治虫。”

  江苏经济报记者 杜颖梅  通讯员 何志琴

  编辑:薛培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