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管 江苏经济报社主办 新闻热线:(025)52258319 监督电话:(025)52265477
江苏经济网 > 新闻 > 江苏经济报 > 正文
「智库视点」丁韶华:保护促进实体经济发展,预防与疫情叠加后可能产生的风险
2020-02-20 20:54:00

2020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攻坚之年。打赢新冠肺炎重大疫情防控阻击战,是中国社会治理体系和能力在进入历史新时期之后遽然面临的一场全局性、综合性大考。如何全面防控疫情、保障基本民生,同时加紧加快发展实体经济,确保经济社会有序运转,随着各地复工复产工作的全面启动,社会各界纷纷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

江苏省政府法律顾问、江苏方德律师事务所主任丁韶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应尽快实施积极的金融财税政策,保护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以全面预防控制经济与疫情叠加之后可能产生的系统性、"灰犀牛"风险。

江苏省政府法律顾问、江苏方德律师事务所主任丁韶华

依靠一己之力很难完全自救,必须全力支持保障中小企业发展

中小企业事关民生和就业大局,事关产业链基础。就全国而言,民营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以及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在江苏,面广量大的中小企业对推动促进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更加显著。来自江苏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全省中小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8913.3亿元,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的58%。"这类企业的生死存亡与发达程度,决定了江苏疫情过后恢复发展的基本走向,必须全力支持。"丁韶华表示,在重大疫情面前,一般企业仅仅依靠自我努力很难完全自救。

2月12日,江苏省发布了两个重磅文件《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推动经济循环畅通和稳定持续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和《关于支持中小企业缓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保持平稳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

丁韶华说,这两个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普惠性文件,亦即推动经济循环畅通和稳定持续发展的"50条"和支持中小企业保持平稳健康发展的"22条",内容涵盖财税扶持、金融支持、物流保障等方方面面,见事早、措施实,走在全国前列。对当前经济运行中循环畅通阻限这一主要矛盾,和部分行业、企业受到严重影响的现实状况,政策措施力求务实管用、切实可行,既突出阶段性也兼具延续性,既注重综合集成也强调切实有效,既进行分类指导也强调普惠可及,突出了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相关供给要素的保障,为因受疫情影响暂受阻限的经济运行送来了"及时雨"和"破阻器"。

江苏省政府的这两份加急文件,酝酿充分,特色鲜明。此前,苏州、南京等地方政府,以及省金融局、省发改委等部门已经出台了应对疫情的相关文件,在各地各部门因地制宜、充分讨论研究的基础上,省政府文件的出台覆盖更加全面,落地也更加沉稳,对于全省层面的经济预测、经济风险隐患、营商环境给予特别关注,总体上"应给尽给、顶层指导"。

"文件中的部分措施在全国来看,都具有创新意义,可称为'江苏样本'。"丁韶华认为,这主要得益于江苏的地方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走在全国前列,比如建立了省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绿色通道",加大对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支持力度,还有"无还本续贷"等措施,都是建立在江苏长期以来的积累和探索基础上,必将在应对疫情的特殊阶段发挥重要作用。再比如除了应对普遍性的企业经济波动外,还特别关注了股票、债券和房地产等问题,导向十分明确,主要是因为这些方面具有非常特殊的"经济晴雨表"的指引作用,"以股票质押为例,疫情影响下压力会进一步加大,非常有必要提前关注"。

2月19日,江苏省政府发布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33条"《指导意见》,其中再次明确要求大力推动中小企业复工复产。

基于原则,积极化解各类金融合同可能存在的违约风险

在2015年股灾以及2016年初熔断风险之后,这几年全国为数不少的上市公司的债务危机,都是由质押股票爆仓而引起,其风险后果呈现明显连锁反应。"诚信履约是法律基本原则,但是,此次疫情对很多企业确实构成情势变更、不可抗力,或者说因为系统性的影响、因果关系链的传导,绝大多数企业都受到严重影响。"丁韶华认为,在此背景下,如果继续不留余地地执行合同条款,会损害合同双方的共同利益,并产生负面的外溢效应。

对此,丁韶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一是对于今年上半年到期的公司债、企业债、银行间市场金融产品、信托计划产品等刚性兑付金融产品,建议根据证监会、发改委、银保监会、交易所的有关规定及时采取发新还旧、协商展期、调整还本付息周期等方式解决,这需要有关企业提前筹划,省市金融局提前协助与有关方面沟通协调。二是对于所有上市公司质押股票融资,建议协调金融机构在相关事项到期后半年内不采取起诉、查封措施,不主动实施强制平仓。三是对于今年上半年到期的所有银行贷款,如果相关企业暂时难以归还,建议相关银行提前关注,提前协商,暂不追究违约责任,而是采取停息挂账,以及不减弱原有抵质押保障措施下的不低于半年期续贷。四是发挥政府性融资担保和财政贴息的增信作用。省银保监局、省证监局对于相关监管要求出具支持性背书意见,省高院对此出具特定时期审理金融类纠纷的指导意见。

"以上问题,在此次省政府的文件中也做了特别关注,但具体解决需要合同主体以及有关主管部门贯彻好省政府文件精神,出真招、出实招,诚恳协作、共克时艰,化解金融风险,支持实体经济。"丁韶华说。

以法律措施组合拳,长久性化解企业金融风险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过去的几年,"三大攻坚战"不断推进,蹚过"深水区",啃过"硬骨头",从中央到地方,政策集结出台。

在"三大攻坚战"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居首位,而金融风险作为最突出的重大风险之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被看作是"首要战役",重要意义不言而喻。那么,如何防止其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因素而导致风险叠加,显得尤为关键。

"2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再次强调了制度建设和法治建设对于应对风险、实现长久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作用。"作为省政府的法律顾问,同时基于金融法律服务的长期实践,丁韶华建议制订出台一套可用来指导全省的民营企业债务困境处置办法。具体来说,可以构建民营企业债务风险化解的一般工作流程,包括纳入帮扶范围的标准,例如企业金融负债不低于3亿元、年销售额不低于5亿元等;清产核资的工作流程(包括启动时机、委托主体、费用承担等);过渡期的稳定措施(例如缓息、停息,申请集中管辖,暂缓查封、处置,暂缓调整信用级别等)、约束机制(例如对逃废债务的惩罚机制、对主要股东的限制措施、对金融机构的约束管理等);提供相关政策扶持,有条件推广"国控民营"的国企参与机制,积极解决债务处置中的各项税费和历史遗留问题等。

为加快推进办法的落地,必须要有高效的机制保障。对此,丁韶华建议,在省、市两级政府层面以及在驻苏各家金融机构省行级层面,组建高规格的专门领导机构和对接机构,缩小沟通半径,畅通信息传导,优劣筛选、繁简分流,帮助优质企业,淘汰僵尸企业,集中力量处置复杂事件。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叶小力

  编辑:陈晓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