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管 江苏经济报社主办 新闻热线:(025)52258319 监督电话:(025)52265477
江苏经济网 > 企业 > 产业资讯 > 正文
新能源产业发展的“盐城经验”
2020-09-16 15:46:00

9月8日,“2020中国新能源高峰论坛”在盐城闭幕。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未消,今年的论坛仍吸引了700多位海内外权威专家、著名企业领袖与会,约500位来自盐城以外,发表主题演讲30余篇。2018年至今,该论坛连续三年在盐城举办,已成为这座苏北海滨城市展示自身新能源产业发展优势及成果的一张全新“名片”。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该论坛之所以受到新能源业界如此关注,不仅由于盐城自身在风电、太阳能光伏等领域的资源优势,更由于盐城近二十年来在新能源产业率先发展过程中获得的现实经验。我省乃至整个长三角区域长期面临能源供应与生态环境的双重束缚,国家则迫切需要引导传统能源业“绿色化”与升级,海外业界希望与中国新能源开发领跑地区合作共赢。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盐城经验”都具备独特的价值。

新能源开发规模领跑沿海

盐城是我省第一海洋大市。海域面积1.89万平方公里,海岸线长582公里,超过了全省的1/2。九十年代以来,充分利用沿海风能和滩涂资源优势,盐城坚定持续地推动以“风”“光”为主的新能源开发,努力践行生态发展。这是“盐城经验”的关键内容。虽然这是沿海经济后起地区的共性选择,但从最初的海岸与潮间带风电、农渔光伏到如今的近海风电,盐城的支持力度大,而且稳定,不为短期政策和市场左右,眼光更为长远。迄今,其新能源发电装机规模已居全省及长三角之首、沿海最前列,堪称能源生产、消费与外送最“绿色”的国内城市之一。

根据此次论坛发布的《盐城市新能源产业发展白皮书》提供的数字:截至目前,该市新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为869.81万千瓦;其中,海上风电装机291.25万千瓦,堪称“中国海上风电第一城”。光伏发电208.53万千瓦,渔光、农光互补项目增长迅速。据盐城市发改委能源处统计,今年1-5月,该市新能源发电装机量较去年同期增长17.71%,占全省的30.62%。其中,海上风电装机量已占全国近1/2。华能、国能投、国电投、三峡、中广核等实力雄厚的能源央企均在盐城投资多年。

据国网江苏省电力有限公司盐城供电分公司统计,今年上半年盐城新能源发电量为100.3亿千瓦时,增速高达40.2%,占全市发电量的比重提升至48.8%,占全省新能源发电量的1/3以上。其中,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发电量的同比增长率分别在40%、20%、25%以上。今年1-8月该市新能源发电量为127.66亿千瓦时,占全市用电量的比重约为56%。通俗地说,盐城人和盐城企业每用100度电,就有约60度来自绿色能源。这远远超出了28%的全球平均水平。全球绿色能源消费领先的欧盟国家,这一数值不过是33%。

盐城新能源开发目标不限于此。市长曹路宝在论坛上透露:“十四五”将打造领海内百万千瓦级、领海外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据江苏省能源局统计,盐城“十四五”期间可开发近海资源占到全省的60%。该市还计划培育千亿光伏产业,打造“中国东部光谷”。

“盐城制造”迅速崛起

据记者了解,此次论坛开幕前,该市各区县已有22个最新的新能源投资项目签约落地。计划总投资510亿元,平均每个项目逾23亿元,涵盖了设计研发、装备制造、运维服务等新能源产业链所有环节。包括:大丰区与中天科技投资40亿元的天丰海上风电产业链、射阳县与亨通电力投资38亿元的华丰海洋能源产业园、投资40亿元的正泰光伏年产5GW电池片+5GW组件高效电池及组件等项目。

22个新能源项目的背后,折射出的是日益成型且庞大的盐城新能源产业。盐城市委书记戴源在论坛发言中公布,该市已拥有风机900台、叶片2000套及光伏电池24GW的年产能。去年新能源产业销售额为541.1亿元,同比增长51.3%。预计今年将突破600亿元,未来3-5年有望突破千亿。目前,盐城已形成了东台、大丰、阜宁、射阳、盐城开发区五大新能源装备制造集聚区。大丰风电产业园去年销售额逾160亿元,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光电产业园去年销售额近150亿元。新签项目全部投产后,未来3年内该市的硅片、电池、组件产能有可能占到全球的五分之一。

初步统计,落地盐城的大型新能源装备制造企业已有107家。金风科技、远景能源、上海电气等风电整机龙头,中车电机、中材科技、时代新材、上玻院、京冶轴承等风机配件龙头,泰胜风能、神山风电、海工能源、长风海工等著名海工企业,基本覆盖风电产业链。盐城已是国内规模最大、配套能力最强、集聚效应最佳的风电装备制造区域之一。天合光能、阿特斯、协鑫等龙头光伏企业投资盐城不过5年左右,全市硅片、电池、组件年产能已居国内前列。

盐城市是农业大市,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然而,该市积极把握“新能源机遇”,大力引进龙头企业,打造全新产业集群。在新能源开发规模的持续带动下,近20年来工业水平明显提升。“盐城制造”已逐渐成长为我国新能源产业的新地域品牌。在创造出更多产值和利税之余,不断引领当地装备制造业乃至物流运输、海上工程等服务业向中高端、专业化转型升级。虽然新能源业的总产值尚不及钢铁、汽车等传统制造业,但潜力巨大,未来可能成长为盐城第一支柱产业。观察人士指出,瞄准新兴产业的发展趋势,长久培育高附加值的产业集群,实现资源价值的最大化,这是又一条“盐城经验”。

早在2018年,长三角跨城市经济合作机构——“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就确定由盐城市牵头设立“新能源产业专委会”。今年的年度会议上,该市常务副市长、发改委主任出任专委会主任、常务副主任。这从侧面证明:盐城新能源产业的体量与水平均已领跑长三角城市群。

技术创新瓶颈:资金和人才

然而,作为国家层面确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新能源产业的孕育和发展都需要大量资金和人才的投入,这恰恰是盐城的最短板。

该市财政力量有限,金融业并不发达,社会资本并不活跃。今年上半年盐城地区生产总值在长三角中心区27个城市中排第11位,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居全省第7位。不完全统计,迄今入驻盐城的大型知名银行、非银金融机构分别不到10家、30家。以往,风电、光伏等新能源电价均有国家补贴,无论上市、股票增发还是投资合作、银行贷款,新能源企业融资渠道畅通,但成本不低——尤其是民企。当前光伏补贴已退出,陆上和海上风电补贴将分别于2021、2022年退出。这一背景下,盐城新能源业的资金瓶颈开始凸显,融资成本上升。银行提供的多为相对小额的短期流动资金信贷,至今全市尚无一家具备实力的新能源产业基金。

相比资金,盐城的新能源领域中高端技术管理人才更显匮乏。据记者了解,目前企业与项目负责人、技术专家多来自京沪宁与苏南城市,基本是短期工作。当地招聘的多为一线员工,专业能力有限。

阜宁开发区拥有阜宁阿特斯、阜宁协鑫集成、阜宁苏民三大知名企业,是盐城的光伏产业集聚区之一。近日,管委会相关人士向记者坦言:近年来企业融资难度加大,如近期阿特斯、协鑫集成均准备上马新品的智能化生产线,需投资十余亿元和数亿元,后者筹资压力不小。至于引进紧缺人才,由于待遇、交通区位等均无显著优势,短期内也难以扭转。

资金与人才,显然正成为盐城新能源产业进一步创新升级的瓶颈。

此次论坛专门举办了一场“资本市场分论坛”,邀请了贾康、马骏、朱韵等多位分别具有中央财经部门、人民银行、世界银行背景或身份的专家与会演讲。同日,今年6月成立的盐城工学院新能源学院成立了专家咨询委员会。该学院与金风、华能、国电投等龙头企业共建,是我省首批15个省级重点产业学院之一。论坛公布的“盐城新能源创新示范十大工程”包括:我国风电业首个国家地方联合实验室、国际先进的海上风电技术研发中心、江苏规模最大光伏产业研究院等。其中,我国首个中外合资海上风电项目由国家能源集团与法国电力集团合资在东台建设,规模50万千瓦,去年12月已并网发电。论坛特邀德国能源署署长Andreas Kuhlman致辞,他提出:有意为中德海上风电业的分享与合作搭建桥梁,作为中国开发前沿,盐城可为示范。曹路宝的论坛发言重点提及:正谋划推进光储充一体化、海上风电柔性直流集中送出等重点工程,推动新能源产业与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深度融合,打造国家级新能源创新示范城市。种种举措之中,盐城期望借助海内外各界力量弥补短板、推动新能源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姿态清晰可见。欲实现之,亟须的正是产业资本和尖端人才。

不仅是新能源,所有新兴产业在上升期技术迭代都很快,需持续创新,必须有大量资金和人才的支持。经济实力本不强的后发地区如何满足这一需求?此方面,“盐城经验”或许尚未成熟,但至少提供了一种预示。

规模化瓶颈:短期与长远的博弈

海上风电开发是盐城新能源开发优势最大的领域。因此,“海上风电分论坛”上,关于未来海上风电开发规模及其模式的问题成为讨论的焦点。来自中国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中国电建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等专业机构的研究者们提出:“十四五”开始,在包括盐城在内的我国近海深水区及深远海,风电开发应集中连片,重点建设海上风电大基地,改变“十三五”期间单个基地规模偏小、风场分隔的模式,以此进一步降低开发建设成本,加速推进平价上网。

多位专家认为,从风电业长期发展而言,上述建议当然有其科学性。但是,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无论综合评估海上风能资源潜力,还是充分挖掘资源所带来的产业潜能、弥补配套资源短板,都需要足够时间,需要规划与投资周期。一次性规划不小于500万千瓦的大基地、动辄100万-200万千瓦的风电场,一方面将可能造成开发难度加大、投资额猛增,另一方面也将使地方风电装备业、服务业很难同步发展。此外,“圈海”面积过大过多,还可能导致某些地方的“海价”炒作和二次交易。

在尽早实现平价开发的压力之下,海上风电资源优势地区如何科学衡量规模化进程中短期与长远目标的关系?新能源乃至所有新兴产业如何才能不重蹈传统产业资源价格泡沫泛滥的覆辙?在这一领域,作为海上风电开发领跑地区,“盐城经验”还在积累之初,但足以警醒。

江苏经济报记者 王峻峰 俞 航

  编辑:田振亚